他们曾经过赤壁
发布日期:2022-05-09 14:12   来源:未知   阅读:

  多年前,曾见武汉地方文史学者考证,说是屈原流放下潇湘,曾经过蒲圻。文章老更成的庾信,有诗仙、诗圣之称的李白、杜甫,溯江而上顺水而下,也经过了蒲圻,这有诗赋为证。苏轼似乎也来过,清人笔记里有此一说。南宋谢叠山曾过赤壁。明代“公安三袁”之一的袁中道受皇上差遣也来过蒲圻。明清四大古典小说,金戈铁马的《三国演义》就不说了,连篇累牍铺陈赤壁故事,连“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的《红楼梦》,也不忘吟咏赤壁。这里只说现当代作家与赤壁,他们的文本镜像了赤壁,他们的行迹嵌入了赤壁文学传统,构成赤壁文学史的一部分。

  “前清嘉庆年间,蒲圻县有一对做豆腐卖的夫妇,只生下一个儿子。这个没有饭吃而苦读的是我曾祖郁斋公(名丽文)。”蒲圻县一带,至今许多人都知道这一位苦读成名且曾做好官的马丽文先生。这是近现代名人马君武的忆述。这位近现代政治家、教育家,也以文与诗人柳亚子、苏曼殊齐名。柳亚子有诗赞曰:“海内文章新《雅》《颂》,樽前意气旧英雄。”

  据说有“鲁郭茅,巴老曹”之现代文学秩序。后几位不说了,前面的鲁迅、郭沫若、茅盾,都与蒲圻有过关联。

  那一年到武汉淘书,在阅马场首义旧书坊,扒开地上摞码的书堆,露出一本封面及前面若干页脱落的书,我一眼就看到上面“蒲圻”二字。是郭沫若的《革命春秋》。

  “由崇阳向蒲圻的道路是平坦的大路。沿途风物都呈着太平无事的景象。”“在那田畴中走着,周围的浅山由深蓝的颜色逐渐转化成黑影。”这位五四时期的著名诗人、后来又以历史剧闻名的大作家,在书中用了不少篇幅,对1926年8月北伐期间“途次”蒲圻,所述甚详。他们先是夜宿蒲圻城南农家,次日又到蒲圻火车站,遇到北伐军总司令部,继而登车北上,过汀泗桥。《革命春秋》中,记述了他们的种种行状:“我打算走一段黑路,一直赶到蒲圻,征求德谟的同意,他黑着一个面孔不置可否。”次日“在离蒲圻车站不远的地方有一条小河,德谟和德甫主张渡河走去,……”

  1927年夏,庐山牯岭。山风强劲,玻璃窗格格作响,刚从武汉上山的茅盾,捧着发胀的脑袋读书,短促的夏夜渐渐过去。饱受失眠症困扰的他,有了做小说的想法。回到上海,他闭门不出,在不长时间里,接连写出《幻灭》《动摇》《追求》等长篇小说。

  《幻灭》和《动摇》的背景是1927年夏秋之交,发生在湖北地区的矛盾和斗争。当年上半年,茅盾“在武汉又经历了较前更深更广的生活”。小说表现了中国革命史上的严重时期,其中写了湖北一个小县城,县城里胡国光那样残忍得可怕的人:捉到剪发女子用铁丝贯乳游街然后打死。这却正是当时蒲圻年轻女革命者的遭遇。茅盾承认,其中有几段重要事实是根据他当时所得到而又不能披露的新闻采访稿写的。小说里的“小县城”不知取材何处,但应当杂糅了湖北众多“小县城”的素材。

  “九点半钟的时候我们就向汀泗桥开拔了!我为了爱绿的树,红的花,青青的草,葱翠的山,我总是站起来把头伸出去。”“汀泗桥过了,此刻又到了蒲圻。”这是女作家谢冰莹的《从军日记三节》。其中第二节“二十四晚灯下于咸宁”、第三节“二十五晚十时十分于蒲圻”。时在1927年5月。

  头年冬,谢冰莹从家乡湖南新化赴汉,投考并被录入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女生队。次年“血的五月”,女生队受命组织宣传队随军北伐,谢冰莹入选。忽然又接到紧急命令“西征”,反击夏斗寅叛军。1927年5月,夏斗寅部进犯武汉未果,向南逃窜,她们被编入中央独立师,穿灰布军装,打绑腿,着草鞋,英姿飒爽,开始“一个月零四天的战争”。其间,她每天写日记,记录当天所见所闻所想。“晚上,在豆大的油灯下面,听着同学们的鼾声,我不住地写”,咸宁、蒲圻诸篇,想必就是这样产生。

  《女兵日记》系列之《寄自嘉鱼》,记述了从蒲圻出发时的情景:早晨六点钟,晓风残月,潺潺流水,点点星光,一切美景深于沉静的晨间。队伍停在一个广漠的沙洲上——这是昔日蒲圻城东北陆水河大沙滩。她坐在细沙如粉的地上,靠着膝头,在两封信的背后写下几行字,这都是给汉口《中央日报》副刊编者孙伏园的。孙氏有着更著名的身份:鲁迅的学生,《晨报》副刊编辑,《阿Q正传》的编发者。

  《从军日记》被作者称为“只能算是北伐时代的报告文学”,寄给孙伏园,原是请他代为保管,以免再遭丢失,不料被刊于副刊,轰动文坛,一举成名。在前线,谢冰莹见一位男同学在读《中央日报》英文版副刊,上刊有《寄自嘉鱼》,才知道作家林语堂将之译成英文——所有《从军日记》,后来都被其译成英文,在商务印书馆出版,并被译成法文在法国出版,著名作家罗曼·罗兰致信作者予以勉励。它还进入英国、日本的中学课本。中文版则印了20版之多。

  与谢冰莹一起到达蒲圻的平叛队伍中,有一位年轻士兵,后来成为著名诗人,名叫臧克家。抗战爆发后,另一位著名女作家萧红流寓武汉,曾在散文中写到赤壁。

  1945年早春二月,作家周立波随八路军120师359旅南下支队渡过长江,进入鄂南,转战湘鄂赣。

  抗战后期,中共中央作出重大战略部署,359旅组成南下支队,奉命南征敌后,到湘粤赣创建抗日革命根据地,行程一万五千里,被称为第二次长征。周立波积极要求参加南下支队,在司令部担任秘书。6月,司令员王震率部进军赣北,周立波随政委王首道带领的军直机关和部分部队留驻鄂南,5月下旬,进抵崇阳、蒲圻和咸宁一线月初,照中央指示,南下支队主力从咸宁出发,经蒲圻、崇阳入湘,继续南下,挺进华南。9月下旬,他随部队再次返回鄂南,在夜色掩护下经过羊楼司,向蒲圻行动,后渡江北返。

  南征北返途中,周立波蹲在城根下,靠在石头上,用纤细的字写着时刻不离身的日记,记下大量线年代后期,他根据日记里的素材,写了获全国短篇小说奖的《湘江一夜》。

  谢冰莹曾停留的那个细沙如粉的陆水河大沙洲,上游一两千米外,20世纪50年代末,被确定兴建长江三峡试验坝。20世纪90年代初,为写试验坝兴建始末,我赴武汉,采访当事人,其间,采访了卧病的时任省作协主席骆文先生,了解到陆水试验坝动工兴建之时,这位延安时期的老作家与陆水结缘,来工地深入生活,写下大量散文、诗歌乃至通讯作品。

  1978年6月9日下午,北京华侨大厦。天气热起来了,街上的喇叭声时而传来,电扇呼呼响。聂华苓、安格尔夫妇采访了长篇历史小说《李自成》的作者,作家姚雪垠。其时,“他是中国最畅销、最受欢迎、最受重视的作家。”

  安格尔问:当你下乡,拿着锄头种田的时候,是不是想到你小时候在乡下的情景?姚雪垠答:那倒没有。我天天考虑如何写《李自成》,一面牵个牛,一面考虑《李自成》。聂华苓问:什么时候在乡下?姚:七〇年到七二年。又问:在哪儿?答:在湖北。姚雪垠说的乡下,就是蒲圻赵李桥蓼坪。

  小说家姚雪垠在蒲圻赵李桥蓼坪时——这里离周立波到过的羊楼司真正近在咫尺——诗人郭小川则在紧邻的咸宁。1990年,在《郭小川家书集》中,我读到与蒲圻有关的一段文字:“今天,全连大多数人都去游赤壁(因为诸葛亮是法家,使大家对这个历史名胜增加了兴趣),我也想去,但没有去,因为要爬山,我走不动。”

  这封信写于咸宁向阳湖,时在1974年11月7日。这是郭小川与湖北的最后一次交集。我因此不无遗憾地猜想,要是郭小川那次来了,会不会写诗?毕竟,他前几年到咸宁花纹,也写了诗,80858赛马会心水坛334,又毕竟,赤壁是一个更能激发诗人想象的地方。

  壬寅春节刚过,传来著名作家张洁辞世的消息。1994年初,她曾来寻访蒲圻城里的“父母爱情”,在张洁笔下,蒲圻城“真不愧为江南独一无二的石城!一条条青石垒筑的城墙上,偶有青铜般凝重的流影在阳光下冷然闪过”,她还写道:“蒲圻是‘我’的母亲最不能忘情的地方。”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